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 流年八字(5) | 公司行號(0) | 選日合婚(0) | 五行論相(2) | 牽姻緣(2) | 斷桃花(1) | 家庭婚姻(2)
| 小兒命名(1) | 風水厝宅(4) | 事業運途(12) | 道法專欄(12) | 其他(16)
人生與財務的轉念 2014-07-22
人生與財務的轉念 我們人在這在社會上 每個人都需要創造自己生活方式跟生活空間 可是呢? 在這社會上富者為富 窮者為窮的狀態下 如何利用一個方法能讓我們來改變我們的環境 來創造出新的財富呢? 有人說只要努力 然後勤儉持家 一定可致富 但這路程走得很辛苦 很多人都抱怨 我比一般人努力 我也比一般人付出的很多 可是我人生永遠都是黑白 都沒有彩色 也看不到自己的未來性 也看不到自己的人生色澤跟色彩 取不到富裕的過程 生活在平庸的日子而過 事實上我們人在這社會上 除了努力之外 難道真的沒有其他的方法 可以給我們人生多出的色彩嗎? 給我們人生多出少許的財富 讓我們不再受於貧窮的困擾事實上是有的 在轉念的過程 他可以讓我們人生多出很多色彩 轉念的過程 也會讓我們慢慢的離開了貧窮 慢慢的走入了富裕一點的生活方式
 
何謂叫做轉念可以讓我們人生多出色彩呢? 我們每一個人都在於極度壓迫 恐懼無助的生活方式 所以我們的人生色澤永遠都是在恐懼之中 害怕不成熟的狀態下的生活方式 所以他就是一個很深層黑灰色的人生 看不到色澤 但是如果我們轉個念 我們人生只要不在畏懼任何恐懼 不在畏懼任何的害怕 那我們的人生 坦然而面對 那人生轉念之下 如何坦然而面對生活的主線方式呢? 我們每個人從年輕開始得時候 我們都在規畫未來的人生與目標 我都時常講一句話 人生規畫的未來跟不上時機的變化

如果沒辦法創造新的生活方式 讓你的未來的財富不足之下 你的人生一樣沒辦法做任何改變 當然很多人就講了 他在年輕的時候的開始 做了很多未來的規劃 譬如有很多人 買了好多的保險 好多人買了社會的需求的主線架構 包括基金 包括其他的方法 讓自己人生的未來能創造更好的色澤 事實上我在這邊講的意思是說 人在這社會上 可能具備的需求的 如同投資性在於保險上的東西 我在國外走了那麼多的國家 我覺得他們的保險 做的最多的 第一就是醫療 第二做的做的最多的意外 而反而他們在其他的層面上 反而不做於保險的投資 而且我們在台灣裡面

很多保險創造先機者 為了讓你感覺到你未來的人生有色澤 有人生的光輝 可是事實上我們在這些財務的組合的理念 真的如同保險從業員所說的嗎? 這樣能讓我們的未來人生看到色澤與財富嗎? 更看得到未來不受於痛苦嗎? 講真的 我都笑笑的 如果一個保險從業員 他創造了一個實務性的東西出現的時候 能真的幫助社會上的狀態 能改變一些人的思法跟想法 那我認為他是一個救世主 但是這些方式裡面 我從小到大 在保險業所了解的狀態 我沒有看到一個保險業者 他是窮苦的 痛苦的 因為他賺取了那麼多人的資金、金錢 如果每個保險業者 都只做醫療性跟意外性的東西 我相信保險公司承受不了社會那麼大的浪費資源的力道

所以保險公司他一定沒辦法轉變 但他利用其他方法來吸引更多的人去募數 去把所有的醫療跟意外 反而讓你不是那麼注意的狀態下 去做於投資理財 我曾經講過一句話 你如果用保險來做於投資性的狀態上 你的醫療險 你的意外險都不夠高 而且你的取得回來投資的經濟 投資的財富 也沒辦法讓你的未來 有多少的改變 所以國外他們的做法 他們在醫療保險跟意外保險 投資很大的狀態下 他們把多餘出來的錢 利用一個方法做多餘創造新的空間的投資 他們可以把他們的錢在於股票 在於基金 在於任何東西做於投資 他們同等的獲利 絕對不輸於保險公司所設定出來的財富給你們的少 只會多而不會少 這個只是我再舉例於說 很多人再盲目之中 聽很多人說法 做於給自己更多壓力的投資 
 
所以反而我們可以去規劃未來性方法做於轉變 我們人在這社會上 除了保險可以對我們產生一個平衡點 他絕對不可以幫我們創造未來性的過程 因為我們不是富裕之者 所以我們沒辦法做於大方的投資方式在於保險來承受未來的色澤 所以我今天要講的意思 我們如果從年輕開始 我們可以把醫療險把意外險做得很好 能讓自己的身體健康與生命 來順者人生的路程走的更順心 更平安的狀態下 來創造另外的彩色人生與富裕 
 
那如何去創造呢? 每個人時空背景的不同 方法創造的先機絕對不同 像之前年輕的時候 在五六十年前 每個人都喜歡穿者西裝打者領帶 坐在辦公室 在那個地方每天可以有高額收入 可以受多人的尊重 達到一些穩定的生活方式 物資也平衡 生活機能也OK 所以人的煩惱指數降低 人生的色彩 自然有希望 可是走到了現在 民國一百年以後 人生的整個轉變點 講真的 有很多大學生讀完機械畢業 有很多人博士生讀完其它的特殊行業而畢業 講真的 踏入社會他們看到的層面上是什麼? 是黑暗 所以從民國九十幾年開始 在台灣有很多人都在問 畢了業就是失業的開始 所以很多學生都不敢畢業 因為他們怕失業 所以他們選擇找尋他們認為的生活方式繼續讀書

慢慢脫離社會的背景下 可是我覺得最近我看到了一些人做了特殊方法 我覺得他也是轉念的感受 我看到了台大生 他是讀設計畢業的學生 結果他去學功夫 他去學木匠 他把他的設計 把他的理念 加上他自己會施工 從自己學徒當師傅 到現在可以創造新的未來的人生 他講了一句話 他說以前穿西裝打領帶做辦公室一個月領個三五萬 生活不曾憂慮 生活還有未來 可是現在只要坐在辦公室上 他領的薪水不到三萬塊 但是他現在他出來做學木工 做家具 做設計 自己做一些的過程 他現在平均一個月有七八萬 當然這種說法很偏極 但是他如果不用這種方式轉念 去改變他的生活方式 他根本就沒辦法 把他的人生重新做規劃 做成長面對的目標 一個人只要你願意 在你任何時空背景之下 做人生的轉念 你就可以走出新的生活方式 
 
我在這裡講了一個 這兩年發生了一件很特殊的事件 有一個國中生他以很優越的成績考上建中 可是他考上建中的時候 這個國中生一點高興都沒有 他反而跟他的父母親講 他想去讀台北市職業高工 相當有名的大安高工 他以最優越的建中成績 轉到大安高工 他願意在大安高工 去學習更多未來性的東西 看到自己的未來 他說很多人都跟他的頭腦一樣很聰明 讀書背書都可以做使用 但是大家在搶一碗飯吃 同等的學習過程的傷害性太大了 一個那麼小的人就看到了這社會的變遷 所以依然而然的與父母溝通後 進入大安高工 他在大安高工 學習他想學習的東西 聽說他從一年級到三年級的時候 他已經拿到了幾個社會性的獎杯 也甚至是國際性的獎杯 如果每個人都如同這個國中生 當時的思想 成熟的方式面對人生的改變 這件事情就會達到每個人的人生未來性的色澤 也會得到未來性的成長 每個人辛辛苦苦取得的人生 都是在為未來而舖路 曾經有人問我說 社會的變遷造成社會的成本的增加 難道無從改變嗎?

我說人沒有彩色觀只有黑白觀的時候 社會一定會越來越墮落 社會也越來越沒有競爭力 如何此說呢? 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在模仿之下而面對自己認定的人生 模仿越多開發的狀態下就越小 學習的空間就越少 因為每個人都一樣 如果我們的人生 每個人都有對自己的未來性 能瞬間的感受 做於轉變的方式 我們只要轉個念 能去改變社會的困惑與社會的無助感 每個人對人生的心態 從有到無 在無知之中 一路上的走過來 在於眾多人的認知 去改變他的生活方式 我在做了一個 最近在台灣也在東南亞

甚至在於先進國家 所發生的一些事情 以前當醫生的人是為了救人 當醫生的人是因為他的生活能有很多的穩定 對未來有更多的看法 所以讀醫學畢業的人 在以前當時每個人都說 只要考上醫學院 出了醫學院畢業之後 他以後的生活的層面上就往金字塔高端走 現在讀完醫學院畢業的人 每日每夜 所受到的壓力受到的痛苦指數是比一般人 多出數十倍 甚至是數百倍不等 所以有很多好的醫生學完了一些他自己主要的程面上 跟了很好的教授 學會了更多的醫療病理 但是呢? 在短暫的時間內 這些人全部放棄了他們當時認定救人與平穩成長的空間 而選擇轉換了其他的跑道 那這個東西的轉換 會造成社會的壓力跟社會的痛苦 我在說的是什麼呢? 我所說的 你看很多心臟權威者 很多腎臟權威者到最後轉到醫美 願意去幫人去創造減肥 創造可以隆乳 創造了可以做美 可以去改變人的外型的美麗 而失去真實的自己的方法 所以我們台灣這幾年 從醫界 裡面有名的醫生 慢慢的轉換到美容界去 在美容界發展他的一片天 事實上他們已經失去了 他們當時的思維想法 根本沒辦法去改變社會生隆與環境

造成社會當時給他們的加持跟給他們的榮譽 台灣在這幾年變化很大之下 造成很大的傷害 從醫療到達只願意做無任何的憂鬱 無任何的負擔的地方去做工作 我記得SARS的那一年 很多權威的醫生 為了SARS 抗SARS的英雄 我相信如果讀醫學系畢業的這些學生 每一個人如果能如同當時抗SARS過程這些英雄的心態 去面對人生所謂的任何挑戰 只要你們做出更多的方法 能解救更多人的生命 我相信你們今天得到的是社會給你們的共鳴之聲 社會給你們更多的認知 可是我們醫療的人員

已經慢慢的脫離軌道 不願意再去做研究 所以你看全世界只要任何的疾病 任何問題發生的時候 在醫療性的有任何發生的狀態下 每一個國家都用最快的速度 最好的方法 去做研發整療研究拯救 可是我們台灣 沒有了 原因是什麼? 我們所轉的方法 所轉的思維 我們都是為了生活得到更富裕的方式 而不是為社會能得到更多的成長 所以造成兩個衝擊點的出現 所以你看全世界 每個醫療團隊都在做於未來性的研究 未來性的研發跟未來性的開發 每一個社會為甚麼要做出這麼多的未來 因為他要改變社會的溶合點 
 
事實上由其台灣這幾年 人生的色彩沒有在黑暗中成長 所以女孩子慢慢的年紀 也開始比較老化才結婚 男孩子也到比較成熟的狀態上 才願意結婚 所以結完婚之後出現了幾個狀態 我們台灣的老化年齡越來越高 幼兒年齡越來越小 如果我們大家不願意轉念 不願意在正常自然的方式裡面去做於生產 或者做於人生的一些力道 面對這社會上的時候 你看現在一個小孩子 一個人他們就要負擔了四個到五的老人未來的方法 我們現在一個人負擔兩個老人 我們都負擔到有氣無力的狀態下 我們的未來一個小孩子要負擔五個老人的時侯 你說他的壓力所受的折磨是不是更多 所以我是希望說 在轉念之下 能讓我們的人生 得到更多的色彩 得到更多的認知 那這個地方從而而起 就是說我們每一個人願意為自己所做的事情 去做一些改變 做一些轉念的方式 去衡量去考慮 而不是自私自我的方式 一窩蜂認定自己的可行度 而是認為所有的人的看法 跟所有人的想法 來做一個轉化人生的層面上 
 
很多人也一直認為說一輩子的努力 就為了財富 我記得家裡的老人家曾經講過 錢是四隻腳 人只有兩隻腳 你怎麼追都追不過它 錢要追人速度很快 我們的社會因為不願意去轉念 所以造成自己的社會人生的貧窮 那什麼叫做社會人生的貧窮呢? 我們都時常在講 我們台灣也好國際性也好 你看全世界裡面 大家都在講 每一個國家都要走出國際觀、社會觀、認知觀 就希望改變更多的貧窮 能讓他們致富 可是台灣這幾年 也一直在追求這幾個術法 真正的做到了嗎?沒有
 
第一個 我們時常在講 我們台灣要走出國際觀 人民要走出世界觀 人就會有富裕 同等聽到這些話的時候 我只能笑笑的 因為我會覺得好無助感 台灣用什麼方法走出國際觀呢? 台灣人民用什麼方法走出世界觀呢? 要走出國際觀 是要讓全世界的人認定你台灣 你能有讓我學習的東西 可是呢? 台灣到目前為止 除了幾十年前的台灣 創造了台灣的經濟奇蹟 創造了台灣農業奇蹟 讓社會性讓國際性對你台灣另眼相看 當時的國際觀是用農業與工業組合而成 從農業轉變於工業 從工業轉變於商業 一直到今天 這十幾年下來 台灣的國際觀 全世界慢慢的忘記了台灣這塊寶島 因為台灣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讓國際再次的覺得讓我去學習
 
所以你沒有走國際觀的理念 國際觀的理念是要有辦法製造出特殊的東西 全世界都需求 而願意去認同於你 去學習於你 國際的舞台自然就會成立 而我們台灣的國際觀 目前的形容 很多人都說我們應該學會了外國語言 像英文、像法文、像德文 我有的時候覺得說 社會的平衡點不足 在很多東西的過程裡面 我們每一個人的想法都太自私太自利 我們都是在需求於別人應該為我付出多少 而從來沒有自己一個人認為說我們能為社會 或者為我周邊的人付出多少 所以造成社會的衝擊跟社會的壓力 有時候想回來 我們所有的人 都要走出世界觀的時候 我都時常在講 甚麼叫做走出世界觀? 走出世界觀是要讓我們在這世界上去看到人家成長的過程 而不是墮落的過程

我們要去學習所有的人 對社會性的融入點跟對社會性的包容點 所以在這世界上 我都時常都在講一個笑話 台灣人像牛一樣 有力願意努力 但是擺脫不了貧窮 因為我們沒辦法跟世界接軌 近幾年 台灣一直在貧窮之下生存 每個人都含帶了很多了怨跟很多的恨 在台灣這幾年 有很多的學子 到國外去打工 覺得國外的打工賺取的金錢比台灣多 但是同等他的風險也比台灣出了很多 事實上我們去人家的地方就是走出世界觀嗎? 我只能說是錯的 因為你們只是在學會生存的概念 而不是走入了世界觀 走入了世界觀 是因為我們尋求了一個地方 看到了他們的一些方法 然後能讓我們去做組合 做開發 再轉念之下 能把他們的好帶入你的空間 創造你致富的過程 而不是一樣的同樣的在窮苦之中 急迫之下的生活方式 生活的無奈 生活的無助 擺脫不了貧窮 所以人生就無從致富 
 
我希望大家能在轉念的過程 能真正的去把貧窮撥開 創造新的未來的自己 創造新的未來的人生 同等的大家都在組合的社會每一個人所說的 如何改變社會 我說過要先改變社會之前 要先改變自己 因為你連自己的改變不了 你就無從社會 從自己的改變 從自己的轉念 去改變然後願意去學習新的方法 創造新的未來 自然而然就有辦法慢慢的走出貧窮 走入財富的人生 人生與財富之下 他面對的層面上 只要我們人願意很坦然的轉念 去學習新的過程 願意創造新的未來 每個學子都願意去學習新的方法 創造人生的過程 自然就會得到更多的致富的方法 我來做一個人生轉念致富的幾個國家 像韓國他曾經跟我們台灣一樣 都是全世界晶圓代工廠 在當時四小龍排行 不輸給台灣 可是他們的晶圓廠瞬間火災之後 他把他們所有的學子送出國 去學習新的高科技 新的創造的方式 他希望這些學子學會之後 歸國貢獻自己的方法 創造國家所需未來性 韓國在短短的幾年 他創造了新的生機 創造了新的未來 創造了新的生機跟創造新的未來

難到韓國就能擺脫過去的窮苦跟過去的貧苦嗎? 還是沒辦法 因為他只能慢慢的修復 但是要願意這些人的執行方式 沒有停頓下來 越來越往前走 所以他未來的時機未來的空間點 未來的致富的方式就會越來越多 願意去面對 願意去接受 他們人民 就走入了世界的觀感 你看韓國的人民到任何國家在學習 學習他們各方面的成長 各方面的認知 然後回到國家去做認知性的開發 跟成長性的建設 使他們的國家 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出痛苦與無助感 能讓黑白慢慢的變成彩色 這只是一個舉例 菲律賓在以前的所有的科學 所有的人民 所有的生活物資 在五六十年前他比台灣還要早 還要先進 可是也在後來 因為他們人民的惰性 人民感覺不到未來性 所以沉淪之下 菲律賓短短的幾年 被排擠於東南亞的成長性的國家 輸於台灣 慢於台灣的成長差二十年 可是近幾年菲律賓的歡樂指數 人生的色彩未來慢慢成立過來 他們的人民 慢慢在社會性 在國際性 從慢慢生活的背景下 他們慢慢在成長之中 國家重新再走出人民的需求

人民的嚇或 中國大陸在未開放之前 是個貧窮落後國家 你看短短的二十年 中國大陸 他的人民的生活指數 從黑白慢慢走入彩色 速度極快 是為什麼? 因為他們的國家 有走入了國際觀 人民有走入了世界觀 在這兩個組合之下 他的人民有共同的思想 有共同的目標 他們要學程要回國 然後把他們的在國外學習的鮮明的建設 鮮明的研發 回到國家願意重新創造新的未來 所以很多人回到國家 回到人民 回到這社會上 慢慢的擺脫了貧窮 慢慢的創造自己的未來 每個人願意付出自己的方法 轉個方法 十個學習 十個同念 十個研究  同等的成長的時候 就創造了生活空間跟色彩 所以我在這個地方舉例 也只是轉念的一部分 所以轉念可以讓人生多出彩色跟未來 轉念可以讓我們擺脫貧窮 慢慢的致富 所以人生與富裕希望在這個地方做個斷點

西元:2018 年10 月19 日 星期五
農曆:09月(大)11日 丙申年 生肖屬猴
Oct 2018
19
沖虎(戊寅)煞南
嫁娶、訂盟、納采、祭祀、祈福、出行、求醫、治病、出火、移徙、入宅
開市、開倉、出貨財、安床、安門、安葬
 
 
姓       名
諮詢事項
留言內容
聯絡信箱
驗  証  碼 c99802

地址:台北市建國南路一段44巷11號1樓 TEL:(02)2778-1688~9 FAX:(02)2711-1063
版權所有:五玄堂命學處 觀看本網站建議以 IE 8.0 為最佳瀏覽方式 Design by Jasne3d Studio